09hm1--ptt--2489-p3qP9x-a

From Greening of Aiken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o686b好文筆的小说 《仙王的日常生活》- 第四百三十七章 芦苇挂师的算卦技巧(24/89) -p3qP9x
[1]

小說 - 仙王的日常生活 - 仙王的日常生活
第四百三十七章 芦苇挂师的算卦技巧(24/89)-p3
丢雷真君看了眼来电显示:芦苇挂师……(字没打错)
“……”
丢雷真君:“恩,芦兄,似我似我……”话刚说出口,白衫青年就忍不住跺了跺脚,每次一和芦苇挂师说话,他的口音就会一不留神给带偏!
这是相当低级的错误,芦苇道人这种算卦老手基本上不可能会出错,一般像这种无意间拿错了八字的情况,多半是预示着什么。
芦苇道人对自己的卦象精准度很是自信:“这蒜卦法器可了不得,迄今为止,在下用这件法器蒜得卦,还妹有失手过……”
所以现在的直男癌直女癌为啥这么多?
而芦苇道人对于经常回访的老顾客,都有将资料存储起来备用的习惯。
“神……”
电话那头,芦苇道人摇摇头:“不阔能蒜错的,在下前后蒜了三遍!原本,我也怀疑,似不似哪个环节有问题……因为之前有一次,我帮真菌蒜过气运,真菌在未来千年内都有福光加身,按理来说,的确似不太阔能出现极凶的卦象。而且,在下在第二遍以及第三遍蒜卦之时,甚至都请出了御用滴蒜卦法器。”
这是一道带着警告之色的剑气,以极速贴着丢雷真君的耳畔而过,并卷走了他几缕黑发……
“错!似极凶!”
不过现在这个时间点却刚刚好,要是坐灵车回去,又得耽误不少时间。
因此现在要是找芦苇道人卜算姻缘卦,除非是特别好的朋友,不然根本不会外接这种类型的卦,给再多的钱也不行。
丢雷真君记得,自己当时也是为了求卜运势,所以才留下了生辰八字。
之前从菊花岛出来后,他找了芦苇挂师,是想着为洞爷仙人算一算姻缘卦的!
丢雷真君的眉头微微蹙起:“拿错了?”
丢雷真君点点头:“恩…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……”
“介似殃及生死的凶卦!”
“结果呢?”
兵天血
还有比较蛋疼的一点是,这灵剑是一位外地的一位地方炼器大师铸造而成的,所以当初丢雷真君拿到手的时候……这灵剑的剑牌号都是外地的!每天早晚高峰时期,都会遭遇到飞行限流!
芦苇道人叹了口气,显得有些为难:“若是大凶,我倒还有办法……极凶嘛……真菌,兄弟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……”
“介似殃及生死的凶卦!”
芦苇道人:“请真菌马上把蒜卦的钱……给我结一下!蓝后就等着安心的去吧……我怕再耽搁一会,阔能收不到了……”
不过姻缘卦也是芦苇道人最讨厌算的卦,因为耗时长不说,而且每一个人求算姻缘卦的人,在知道了自己的姻缘走势后,都会产生出一种蜜汁自信……
诶?是挂师的电话?
丢雷真君身上背着的这把剑名为胜武,明意为“百战百胜,英明神武”。
这事儿最终还带看个人意愿,指不定哪一天像光道人一样感觉到寂寞了,就会想着加群天天水聊天了也说不定……
丢雷真君的眉头微微蹙起:“拿错了?”
刚刚跳上灵剑,丢雷真君正准备出发的时候,一通电话打了过来。
丢雷真君看着屏幕,目光微微一怔,之前在逛好洞爷仙人的菊花岛以后,他就私底下找了自己这位卦师朋友芦苇道人,人送外号芦苇挂师,因为这人卜得卦就跟开了挂一样准!
丢雷真君:“恩,芦兄,似我似我……”话刚说出口,白衫青年就忍不住跺了跺脚,每次一和芦苇挂师说话,他的口音就会一不留神给带偏!
电话那头,芦苇道人摇摇头:“不阔能蒜错的,在下前后蒜了三遍!原本,我也怀疑,似不似哪个环节有问题……因为之前有一次,我帮真菌蒜过气运,真菌在未来千年内都有福光加身,按理来说,的确似不太阔能出现极凶的卦象。而且,在下在第二遍以及第三遍蒜卦之时,甚至都请出了御用滴蒜卦法器。”
这青年冷笑了一声,淡然开口:“在下,邪剑神……”
这事儿最终还带看个人意愿,指不定哪一天像光道人一样感觉到寂寞了,就会想着加群天天水聊天了也说不定……
丢雷真君看着屏幕,目光微微一怔,之前在逛好洞爷仙人的菊花岛以后,他就私底下找了自己这位卦师朋友芦苇道人,人送外号芦苇挂师,因为这人卜得卦就跟开了挂一样准!
丢雷真君看着屏幕,目光微微一怔,之前在逛好洞爷仙人的菊花岛以后,他就私底下找了自己这位卦师朋友芦苇道人,人送外号芦苇挂师,因为这人卜得卦就跟开了挂一样准!
老实说,他并不是不知道极凶的含义,这可是大难临头的死卦,一般被算到这种卦,那就跟医院里收到病危通知书似得没有任何区别……
绝品都市医圣
而芦苇道人对于经常回访的老顾客,都有将资料存储起来备用的习惯。
丢雷真君看着屏幕,目光微微一怔,之前在逛好洞爷仙人的菊花岛以后,他就私底下找了自己这位卦师朋友芦苇道人,人送外号芦苇挂师,因为这人卜得卦就跟开了挂一样准!
这人和罗胖子一样,也是没有进入聊天群,但关系却和丢雷真君非常好的朋友。
这人和罗胖子一样,也是没有进入聊天群,但关系却和丢雷真君非常好的朋友。
芦苇道人:“请真菌马上把蒜卦的钱……给我结一下!蓝后就等着安心的去吧……我怕再耽搁一会,阔能收不到了……”
电话那头,传来芦苇挂师略带着地方口音的声音:“歪?真菌呐?似李吗?”
要去找一下令兄吗……
不行……
“剑神……”
丢雷真君:“神经病……”
丢雷真君:“那芦兄今天找我是?”
不行……
谁!?
篮坛王者
这青年冷笑了一声,淡然开口:“在下,邪剑神……”
丢雷真君:“那请问芦兄,可有破解之法?”
丢雷真君:“那请问芦兄,可有破解之法?”
芦苇道人觉得有自己一半的锅……
这是一道带着警告之色的剑气,以极速贴着丢雷真君的耳畔而过,并卷走了他几缕黑发……
还有比较蛋疼的一点是,这灵剑是一位外地的一位地方炼器大师铸造而成的,所以当初丢雷真君拿到手的时候……这灵剑的剑牌号都是外地的!每天早晚高峰时期,都会遭遇到飞行限流!
“神……”
丢雷真君按下了接听键。
还有比较蛋疼的一点是,这灵剑是一位外地的一位地方炼器大师铸造而成的,所以当初丢雷真君拿到手的时候……这灵剑的剑牌号都是外地的!每天早晚高峰时期,都会遭遇到飞行限流!
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现在还不能回去!极凶之卦一旦被卜算到,在二十四小时内就会灵验!而且凶象还会殃及四周……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回家,只怕是连小银都会遭受牵连!
丢雷真君记得,自己当时也是为了求卜运势,所以才留下了生辰八字。
而芦苇道人对于经常回访的老顾客,都有将资料存储起来备用的习惯。
诶?是挂师的电话?
“错!似极凶!”
丢雷真君镇定下了思绪,问道:“芦兄,我拜托你卜卦的事,有消息了?”
要去找一下令兄吗……
異火丹師
芦苇道人叹了口气,显得有些为难:“若是大凶,我倒还有办法……极凶嘛……真菌,兄弟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……”